banner圖片

新聞中心

谷川聯行 > 行業觀察 > 正文

城投公司轉型: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?

發表于:2022-08-30 18:00

地方財政吃緊,國有城投平臺也遇到了較大的市場化融資壓力。

為了改善資產負債結構、拓寬融資渠道,一部分城投公司走上了“多元化轉型”之路。

融資開發、建設施工、招商運營……城投公司涉足的業務越來越多,版圖越來越龐大。

但現實很殘酷:拼湊式的業務發展,不僅無法解決城投公司的核心問題,甚至會起反作用。

魚與熊掌,二者不可得兼。

01

聚焦主責主業

企業要健康發展,必須“有所為,有所不為”。

城投公司也一樣。

比起多元化發展,城投公司更應該明確自身定位、資源稟賦和優勢,找到主責主業,集中資源重點突破,才能持續提升競爭力。

第一,從發展模式上看,城投公司的首要任務并非多元化,而是主責主業的專業化。

專業、專注才能做大做強,優秀的城投公司往往都在某個領域具有突出的競爭力。

只有把主責主業做強做專,才能最大化地方政府的資源優勢、政策優勢和城投公司的市場化優勢,在區域經濟發展中占據重要地位。

一般來說,城投公司有以下幾種選擇:

圍繞最擅長的開發建設業務,成為專業的城市開發建設商,做強做專建設主業。

圍繞產業園區,成為一流的產業園區運營服務商,做強做專園區運營主業。

圍繞區域經濟發展,成為一流的產業投資商、金融服務商,做強做專投融資主業。

第二,從業務路徑上看,城投公司在市場化轉型初期,更適合“同心圓”模式。

比如,圍繞開發建設的主責主業,城投公司可以從單純的委托代建向市場化工程管理轉型,逐步增加設計、監理等業務,再向上介入土地一級開發,向下介入建材生產、流通等領域。

也就是說,先把主責主業做出競爭力,再逐步延伸到其他業務,才能多而不雜、全而不弱。

就算是各地大抓實抓的招商引資“一號工程”,其實也并非城投公司的核心業務。

02

沖到一線做招商并非城投公司的核心使命

對地方政府來說,招商引資太重要了。

隨著區域間的競爭越來越激烈,項目落地的門檻越來越高,各地紛紛創新招商模式。

有些地方還會把招商職能剝離給城投公司,引導城投公司開展市場化招商工作。

但是,從企業屬性上看,城投公司的核心使命并非沖到一線做招商,而是為開發區打造一流的硬件環境、產業生態、要素市場,從更深更廣的維度提升城市的產業競爭力。

第一,城投公司應該為區域產業發展打造一流的硬件環境。

企業選址時,除了區位、交通、政策,首先考慮的就是產業園區的基礎設施是否完善、配套設施是否齊全。

產業園區的開發建設工作,這是城投公司多年來一直在做的,按理說應該是強項。

但是,隨著中國進入新發展階段,企業對載體的需求也變得越來越個性化。

很多按照“先設計后定位、先建設后招商”的傳統模式打造的產業園區,與企業需求并不匹配,導致招商困難,逐漸成為了“沉睡資產”。

時代變化快,一不小心就被淘汰。

著手盤活存量資產的同時,更應該避免新開發的產業園區也陷入“建設與運營脫節”的困境。

不僅要做到招商前置,還要把產業規劃提前到園區設計和建設之前,讓科學的思維和精準的定位貫穿產業園區全生命周期。

只有做好產業的精準定位和企業的精準畫像,才能以運營思維引領設計、施工、招商、服務的一體化。

以產業研究為先導、以產業載體為基礎、以產業服務為支撐——

城投公司有望從傳統的園區投資開發商,轉型為全周期產業生態服務商,以一流的硬件環境,促進產業資源的整合與轉化。

第二,城投公司應該成為區域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服務平臺。

傳統的招商模式“重招引、輕服務”,很多開發區都會用土地政策、稅收優惠、租金減免的方式,吸引優質企業入駐、大項目落地。

這種模式下,園區對企業入駐后的服務往往不夠重視。

服務體系沒有搭建起來,企業發展所需的生態也沒有建立,入駐的企業要么孤軍奮戰,要么磕磕絆絆,難以聚合優勢、快速成長。

所以,城投公司不能只做具體的招商工作,而是要從根本上創新,構建一種產業生態模式。

產業生態模式,就是不局限于土地、勞動力、資本等要素中的任何一個,而是在準確找到自身定位、客觀分析區域比較優勢的基礎上,打造覆蓋產業園區全生命周期的科學模式。

這樣才能實現城投公司的價值最大化——

充分發揮國有資本對產業發展的引領、支撐、保障作用,以市場化的方式激活國有資源、資產、資金,為產業發展保駕護航。

管委會成為產業發展的規劃和引導者。

城投公司則成為服務產業發展的市場化平臺,共同為入駐企業提供優質的產業生態服務。

第三,城投公司應該為入駐企業的成長構建一流的要素市場。

能否便捷、低成本地獲取發展所需的要素,這是任何企業在設立總部、研發基地、生產基地時都會重點考慮的。

而對城投公司來說,以產業園區為依托構建完善的要素市場,正是高質量發展的核心所在。

未來,城投公司要在這三種要素上下功夫:

首先是資本要素。

產業發展離不開資本,所以近幾年以合肥為代表的資本招商模式屢屢見效。

但是,資本絕不是一錘子買賣。那些資本招商成果優異的地方,無一不是圍繞產業塑造了完善的資本要素市場,實現了良性循環。

然后是人才要素。

現如今,人才已經成為了區域競爭的焦點,更是企業得以可持續發展的稀缺要素。

對城投公司來說,能否構建有效的人才要素市場,方便企業找到所需人才,既是挑戰,也是支持和服務入駐企業的真切體現。

最后是技術要素。

技術和產業密不可分,城投公司應該注重以技術引導產業結構調整,助力企業創新發展,推動產業向中、高端邁進。

無論是打造硬件環境,還是搭建服務平臺,亦或是構建一流的要素市場,都需要政企協同。

這不只是地方政府與城投公司之間的協同,還有與各類第三方合作伙伴之間的協同。

大包大攬,不如互利共贏。

找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,本身就是一種提質增效。尤其是自己不擅長的非核心業務,請“外援”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。

03

謀求科學轉型

需避免一味做“加法”

城投公司背靠地方政府,天然就有業務多元化的基因。尤其在緊迫的化債和融資壓力下,更容易將所有可以經營的業務都攬過來。

但是與一般企業相比,城投公司具有明顯的特殊性,業務上絕不能一味做“加法”。

第一,是城投公司的投融資屬性。

傳統城投公司的功能比較單一,就是政府的投融資平臺,采取的是行政化管理。

所以在轉型初期,很多城投公司仍然處在政企難分的階段,不敢自主決策,卻要自負盈虧,導致市場化改革不夠徹底。

特別是在制定發展戰略時,城投公司面臨的問題也比一般企業復雜得多,政企關系、團隊管理、業務轉型等問題都會交織在一起。

但是,不管如何轉型發展,城投公司的投融資屬性仍然是核心。

第二,是城投公司的區域屬性。

與面向全國、全球市場的企業不同,城投公司具有非常明顯的區域屬性。

可以這樣說,城投公司的誕生,就是為了解決地方政府在城市建設方面的資金缺口問題,它與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密不可分。

如何融入區域發展、支持區域發展,在區域發展中發揮價值,是城投公司的核心問題。

第三,是城投公司的國有企業屬性。

作為國有企業,城投公司不僅承擔經濟責任,還肩負著社會責任、政治責任。所以在轉型的過程中,既要“算小賬”,也要“算大賬”。

所謂的“算小賬”,是指城投公司絕對不能只講奉獻不講回報,要算經濟賬。

所以要系統謀劃商業模式,以經濟效益為中心進行市場化經營,從而做大做強,這才是承擔社會責任、政治責任的基礎。

“算大賬”,則是從區域經濟發展的角度,平衡項目投入與收益,根據戰略價值、社會效益、民生保障等方面綜合衡量,避免急功近利。




謀求科學轉型,必須從被動走向主動。

但“多而雜、全而弱”的多元化發展,并非城投公司的最終歸宿。

摸清家底、看清趨勢,圍繞主業做強做專,城投公司才有望從日益嚴峻的考驗中突圍。

相關文章

日本乱论电影,深夜电影院,伦理视频在线观看,多多电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