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圖片

新聞中心

谷川聯行 > 行業觀察 > 正文

產業同構,為何容易走樣?

發表于:2022-09-05 18:00

上個月,蘇州開了一場重要的會議,圍繞的主題是市域一體化。

所謂目的,就是實現產業集群協同互補、行政體制深度融合,和“散裝江蘇”說再見。

產業協同,是長三角地區乃至全國多年來致力追求的目標。

作為引領國家經濟增長的主陣地,持續高速發展讓長三角地區形成了不可避免的產業同構現象。 尤其是如今高質量發展時期,產業同構就像如鯁在喉,成為長三角地區亟需突破的難題。

躲不掉,摔不倒

在二十多年前,滬蘇浙三地的制造業產值比重基本持平,產業結構的趨同性現象成為長三角區域經濟發展中一個顯著的、頗具爭議的特點。

從主導產業定位看,浙江在當時規劃的定位是:電子、機械、化工與醫藥產業;上海的定位為:電子信息、化學醫藥、交通運輸設備、機械與鋼鐵產業。江蘇的主導產業定位與滬浙基本相同。

在相關研究文獻中,針對2002年三地之間的工業部門結構相似程度進行了科學的計算:上海和浙江為 0.70,上海和江蘇為 0.84,浙江和江蘇的相似系數達到了0.91。

好在將時間線往前推十五年,可以看到結構相似系數在持續下降。

但如果把討論范圍縮小,各城市之間的產業結構的相似系數就會更高:上海和浙江的主要城市、江蘇省主要城市的第二產業的相似系數都在0.9以上,同構狀況一直維持在較高的水平上。這也引起了激烈的討論。有人認為長三角地區產業雷同嚴重,必將存在惡性競爭;有人認為同構并沒有這么嚴重,產業趨同帶來更多的是區域產業的集群效應。

像長三角擁有規模較大、鏈條較完整的汽車產業集群,上下游環環相扣。一輛車需要10000多個零件,你都可以在這里找到找齊。集群規模是長三角地區整車制造業的“心臟”。

這么看,后者的說法不無道理。相似的資源稟賦、人文背景、發展水平自然會形成相似的供給和需求。

按《國際統計年鑒》(1999)提供的數據 , 美國/德國、美國/法國、德國/法國的產業結構相似系數分別為 0.93 、0.95 和 0.94 ,其產業同構程度甚至比長三角內部各省市還高。 科學的發展戰略要根據本地區資源稟賦和要素結構進行制定。

由此來看,各地政府在選擇本地區主導產業時,必然會有相同或類似的選擇。

如果再細化“主要產品”層面的相似度,得出來的數據又會降低很多,這也表明長三角地區內部還是存在著產業分工的現象。且隨著市場規模不斷擴大,產品的差別化和市場的細分化都會進一步加深。

可以說,同構是產業協同發展的必經之路,躲不掉但也不至于讓人摔倒。

這時有人會問,發展好的地區當然摔不了,那對于發展不好的地區來說,產業同構還是利大于弊嗎?

理清同質化競爭的“毛線團”

在此之前,已有學者對兩個不同的城市群展開研究。

最終得出的結論是,產業相似程度高的城市不一定經濟水平低;反之,相似程度低的城市不一定經濟水平就高。

按常理講,大家生產的商品越相似,越容易造成數量囤積、供大于求、產品貶值、誰都賺不到錢的后果。

但現實是,每個類型產業的細分領域有大有小,鏈子有長有短,所以同構的影響也各有不同。

目前來看,各地“優勢”產業并駕齊驅,大致會形成兩種結果,一是重復建設,二是產業集聚。

是前者還是后者,取決于當地產業相似的原因,結合當地的資源稟賦、市場、技術、體制機制等多方面因素考量分析。

比如京津冀主導的是依賴資源開發的重工業,地區內各城市會因為相似的資源稟賦和體制機制,更容易導致重復建設和產能過剩。

比如之前提到的長三角地區,影響經濟趨勢最大的是出口貿易,且主導產業趨于鏈長、細分領域多的特點,同構化在短時間內并不會造成非常負面的影響。

要注意,這個結果不代表我們可以默許同構存在的合理性。因為同構帶來的同質化競爭是已經發生的事實。

要想在激烈的競爭中獲勝,就要獲取資源。為了匯集資源,地方政府與企業形成了以經濟利益為紐帶的聯盟,并且利用行政性手段抑制住了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,從而分割市場,導致地區之間發展的不均衡。

這也是為什么,國家在今年出臺了《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》意見,在全國現代產業體系搭建的關鍵節點,提出均質化、新興化的內循環標準。

就像同做生物醫藥的兩家龍頭企業,經過多方考慮最終A去了浙江、B去江蘇,政府沒辦法干涉其選擇,但是可以借助機制引導企業在細分領域進行互補協作,用“看不見的手”理清同質化競爭的“毛線團”。

協同發展是唯一出路

同構化雖然是必經之路,但是支撐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的唯一出路還要靠協同發展。

全球城市協同體系最完備的城市群——紐約都市圈,其發展也經歷由同質化競爭到協同分工的過程。

第一階段:城市化和工業化初期,城市規模和交通能力在空間尺度上無法形成有效聯動,各個城市處于獨立發展狀態。

第二個階段:依托第二次工業革命,外向型經濟使得以紐約、波士頓和費城為代表的港口城市迎來了飛速發展的黃金機遇期,美國迎來了技術大爆發。

第三階段:為了應對日趨激烈的國際競爭,紐約都市圈不斷加強城市功能分工和產業分工,強化經濟關聯度和互補性,最終形成如今空間圈層完善、產業結構合理、要素流動自由、科技創新活躍的世界級都市圈。

在探討、借鑒國際經驗時不難看出,如果想要區域一體化發展,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加速“破壁拆墻”。

被寄予厚望的長三角在破拆的動作上一點也不含糊。

首先是基礎設施的互聯互補,打通了省際市域間的斷頭路、擴建高鐵城際網絡。其次,江浙滬多次開展市場監管聯合執法;同時,多地跨省醫保轉移接續實現“一網通辦”;備受矚目的“大虹橋”建設主體,也從上海一家變成三省一市共建......

長三角此番最精髓的一個動作,便是各地方城市建立了各種“朋友圈”,除了日常帶隊學習考察、招商引資,還建立了一系列橫跨三省一市的城市聯盟、產業聯盟、園區聯盟、企業家聯盟。

目的就是為了破除產業雷同、低質競爭的“內斗”局勢,打破地方保護主義。

在地域層面上,這些“朋友圈”不只局限在核心城市和周邊城市就近原則,還延伸到遠距離、跨省市的跳棋式合作。相較于兩座城市的地理位置和距離,產業結構是否互補才是協同發展的關鍵。突破了產業同構這一關卡,長三角距離世界級城市群的距離還會遠嗎?




最后,對于大部分尚有發展空間的地區來說,同構化可能更多意味著產業能級偏低以及重復建設的問題。

這并不可怕,但轉型升級依舊迫在眉睫。要想實現產業協同、避免同質化競爭,提前進行科學的產業定位規劃很重要。

相關文章

日本乱论电影,深夜电影院,伦理视频在线观看,多多电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