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圖片

新聞中心

谷川聯行 > 行業觀察 > 正文

接盤“作妖”車企,重慶打的什么算盤?

發表于:2022-09-08 18:00

眾泰汽車又又又復活了。

8月19日,ST眾泰宣布與重慶市璧山區簽約,改造并建成年產10萬輛新能源汽車項目。

公告顯示,璧山區政府將“全力配合”、“對實際租金予以補貼”、“根據整車銷量給予補貼”。

翻看媒體的報道,對眾泰的評價大多是:輕視自主研發、忽視產品品質、漠視整體價值鏈體系構建,不得不走上破產清算道路。

對于這種車企,重慶為何還要“接盤”?

“接盤俠”是誰?

汽車產業是重慶的支柱產業。

2021年,全市汽車產量達到199.8萬輛,占全國7.5%以上,位列“汽車產業第一方陣”。

兩江新區是重慶汽車產業的主戰場,122萬輛的整車產量,占到了全市的61%。

而這次故事的主角——璧山區,雖然沒有兩江新區那么耀眼,但是看到它低調之下的真正實力,你絕對會恍然大悟。

璧山是比亞迪“刀片電池”的誕生地。2018年落戶璧山的比亞迪工廠,是“刀片電池”全球總部。項目占地1500畝,投資約100億。

比亞迪的江湖地位毋庸置疑。

在比亞迪的帶動下,璧山的三四百家傳統汽車配套企業,有望邁向新能源、智能網聯。

▲ 璧山“十四五”規劃明確提出,要以比亞迪為龍頭,打造新能源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千億級產業集群。

從2011年到2021年,璧山GDP增長了4倍。

亮眼的數據背后,是依托區位優勢對中心城區產業外溢的積極承接,更是對新能源汽車等新興產業的提前布局、精準發力。

但是,眾泰汽車破產后,位于璧山高新區的眾泰汽車重慶生產基地,已經停工停產。

整車生產能力不足,導致璧山的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布局始終欠缺一環。

看到理想、阿維塔接連落戶兩江新區,為了補全產業鏈“短板”,璧山必須抓住每一個機會。

“接盤”眾泰

璧山打的什么算盤?

2015年,眾泰汽車在璧山設立生產基地。

這家車企被戲稱從皮尺起家,毫米級模仿了大量知名品牌的車型。

最有名的段子,莫過于保時捷CEO在上海車展看到眾泰時,那一言難盡的表情。

雖然因為山寨備受指摘,但眾泰汽車也曾年銷33萬輛,進入過自主品牌銷量TOP10。

大潮退去,才知道誰在裸泳。

輕視自主研發、忽視產品品質,眾泰終究還是走上破產清算的道路。

可糟心的是,對重慶眾泰土地使用權等資產的破產強清,接連流拍。報價不斷打折,卻始終無人問津。

就在這時,重慶市璧山區政府選擇站到眾泰背后,將其拉出泥潭。

有人質疑,對于這樣一家企業,璧山為什么甘愿接盤?為什么還要“再上一回當”?

首先,當然是為了補強新能源汽車產業鏈。

我國新能源汽車零售滲透率已達24.7%。在義無反顧的電動化轉型大趨勢下,每個地方都試圖跳出傳統車企的框架和束縛。

2021年,重慶新能源汽車產量為15萬輛。

考慮到2025年產量要超過100萬輛的目標,不管是通過招商引資,還是自主培育,甚至是直接“復活”一家新能源車企,都迫在眉睫。

更何況,如果不對支柱產業施以援手,便會導致人才外流、就業下行、財政收緊等問題。

所以,雖然此前的造車亂象確有傷害,但是對于有潛力的企業,地方政府還是會再拉一把。

或追加籌碼,或鼓勵企業并購重組,引導資源向具有核心競爭力的優質企業聚集。

無人接手的土地和廠房,放著也是浪費?;氐奖娞┦种?,或許還有煥發新生的可能。

值得注意的是——

操盤眾泰重組工作的江蘇深商,其母公司深商控股,是由79家深圳市重點民營企業共同投資成立的,總資產近萬億元。

璧山也許看中了這79家民企蘊含的潛力。

如果能通過重慶眾泰吸引深商系來渝投資,很有可能進一步帶動周邊產業集群的活力,促進相關產業協同發展。

從“接盤”到“操盤”重慶用重組改造世界

雖然這次并未直接參與眾泰的重組,但重慶豐富的操盤經驗,或許能助其一臂之力。

重組,一直是重慶的拿手好戲。

2014年,時任重慶市長的黃奇帆,親自推動重慶京東方的設立,就是一個經典案例。

當時,重慶電子信息產業發展迅速,每年制造6000萬臺筆記本、2億臺手機,要消耗大量液晶面板,但是本地并不能生產。

當時中國最好的液晶面板企業,就是京東方。

京東方當然看好重慶的市場,但是苦于現金流壓力,拿不出足夠的資金建設生產線。

你有技術,我有市場,差錢。

于是,一場定增重組開始了。

京東方以2元/股的價格,向重慶企業(國有企業、民營企業)定向增發100億股,籌資200億元。再貸款140億元,項目資金就有了。

項目建設一年多的時間就竣工了,帶來幾百億的產值,也有幾十億的利潤。

購買京東方股票的重慶企業,過了兩年、三年全流通可以退出,那時京東方的股價高了,企業不僅收回了本金,還賺了一百多億。

事實上,早在這位“傳奇市長”到任之初,重慶就走上了“重組之路”。

2002年,上海的工業投資是1300億元,重慶的工業投資只有區區160億元。

得益于對“八大投”、金融企業、國有集團的成功重組,重慶才實現了奇跡般的經濟騰飛。

如今,重慶的金融企業、工商企業、投融資企業集中于國資委統一監管之下,在對接金融企業、實體企業方面,具有天然優勢。

2018年,“退休”的黃奇帆轉身成為經濟學者,但“重慶模式”并未就此落幕。

近幾年破產重組的北汽銀翔、力帆汽車背后,或多或少都有的重慶政府的身影。

重整之后的北汽銀翔,已成為重慶國資委控股的國有企業,正在為造車新勢力“輕橙時代”做代工,逐漸恢復元氣。

力帆汽車也重現曙光,2022年1—8月累計銷售新能源汽車1.94萬輛,同比增長超過180倍。

經濟是肌體,金融是血脈,兩者共生共榮。

對于暫時陷入低谷的“落后產能”,重慶沒有“一棍子打死”,而是積極探索資產重組的新路子,幫企業看清問題、抓住主線、找到最優解。

這正是深化金融改革創新,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促進經濟發展良性循環的重要實踐。

經濟蒸蒸日上的背后,是“親清有為”的新型政商關系,散發著重慶包容萬象的江湖義氣。

如重慶山水一樣縱橫交織,又像重慶火鍋一樣活色鮮猛。




所以,對于璧山“接盤”眾泰,不必過分擔心。

有了資金、技術和地方政府的支持,眾泰或許可以告別那個奉行“拿來主義”的自己,逐漸填平時間造成的鴻溝。

但是,如果只是企圖通過整車項目來進行資本運作,繼續用乏善可陳的產品敷衍了事,那么再次見證眾泰的死亡,也只會在朝夕之間。

新能源的大勢與地方政府的支持,絕不會成為任何一家企業的“免死金牌”。

相關文章

日本乱论电影,深夜电影院,伦理视频在线观看,多多电影院